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内容

湖北银联商务第三十八章 栗成饼 三世断桥之白浪梦迷-断桥村落

53 全部文章 | 2018年07月29日
第三十八章 栗成饼 三世断桥之白浪梦迷-断桥村落
三世断桥之白浪梦迷 第三十七章 三生辞

1
且说如水长老偈颂三生,诵辞完毕,栗子树干上的窟窿竟奇迹般愈合了。如水住持身子也在慢慢软下去,盘膝打坐,双掌合什,不再言语。小五看他头颈低垂,两目微闭,还以为他睡着了,上前关切地问:
“呆哥,你这是怎么了?”
十七、若冰和花神正在细嚼长老话中滋味,见突然没了下文,都一时没回过弯来。十七犹在怔怔地:
“什么夜语可书,终归穆陵,老和尚你这是打什么逛语?”
还数若冰毕竟医家之女,见机最快,伸出手指探了一下他的的鼻息,大惊失色:
“长老,你!就这么睡过去了?”
其实小五灵性已通,只是当局者迷,听了若冰的话,始觉恍然,如梦似醒:
“你就这么把自己渡去彼岸了?”
她忍了忍没忍住,眼泪还是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这时有个小和尚背着个布袋奔过来,生得身板瘦削,神情乖觉,抬手诵了一声佛号:
“几位施主,长老已有吩咐,由我送你们去歪头崮。女施主,这就走吧。”
“可是,这……”
十七看看如水长老,又看看小和尚,心里话你们长老坐化在这了,你没看到吗?
没想到小和尚听了,只把身子微躬了躬:
“长老圆寂于此,事前已有吩咐,自有我同门师兄弟料理……”
他话还没说完姜雨晨,就见有十几个出家人扯着幄帐齐步跑来,把如水长老和栗子树一起严严地围了起来。
“你!”小五心头涌出万千言语,不知该如何说起。看这阵势,显然是早有安排,连隔离幕布都准备好了。只是你千算万算,有没有顾及到我,今生来世,我该到哪里寻你?
小五还在犹疑,就听谈禅居室那边,传来一阵叹息:
佛门俗世同,诸事混元中。
天自行生灭,人何立始终。
危崖银汉倒,绝境仙灵躬。
法落三千后,山林日月空。
是疯癫道人!十七和小五同时心里一动。这时,又有个僧人跑过来,附在那小和尚耳边低言了几句。小和尚上前催促道:
“女施主,刚刚有从寺前经过的百姓,说兴安族人已经进山了。我们快点走吧!”
“我……”小五其实也明白,此时纵有万般不舍,也只有忍痛别离。她侧耳倾听片刻,那疯癫道人长叹一声,朝着松荫小径的方向去了。她终于心一横:
“十七,你们走吧。我就不信,他会一直在彼岸等我……”
说完,她扭过头,也向谈禅居士后面的松林走去。
十七当然知道前面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。在那松荫小径,林下悬崖,小五带她勘破了前世镜像。危崖银汉倒,绝境仙灵躬。她豁然开朗,真想就这样跟她去了,却又舍不得花神。因为如水长老生前已有交待,要找人把她们送到歪头崮上,那儿自有她们的结果。
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小五拐入松荫小径,在松林里越走越远,方才转身跟着小和尚向寺后走去。原来树林里另有一条上山的小路,刚走没多久,忽闻松林那边悬崖上传来一阵歌声:
三生石开彼岸花,
三世结缘是一家。
千年相隔千年渡,
生生世世不见他!
……
2
从法云寺后丛林小道,绕过主峰玉皇顶,从龙头崮和狮子崮中间穿过,果然是一山更比一山高,险峻异常。与花枝台遥遥相对的,那就是歪头崮。十七见小和尚脚步矫健,背着一个沉甸甸的口袋,丝毫不显劳累,问装了什么。小和尚说:
“长老吩咐给你们在歪头崮上准备了几日干粮,是寺中用秋后栗子打成的饼。”
“栗成饼?”十七心里一动,暗想怪不得这法云寺周边要栽这么多板栗树呢,原来还有这一说。就听小和尚继续道:
“姑娘等过了战事,秋后再来。满山的栗子熟了,劈哩叭啦落下来,跟下雨一样岑溪人家论坛,还上了秀才诗文呢。每年我们都要打制一些,留着过冬,大雪封山食用。去年长老让我们多打了些,以备来年之需。”
“就这个还上了诗文,我咋没听琴心哥哥说过?”若冰接了一句,“你们长老通晓三生,是不是早就算到了今日之难?”
“什么诗文?我倒想听听。”一直没说话的花神来了兴致。
于是小和尚把肩头上的布袋倒了个手,张口吟道:
春来枝叶婆娑,
秋熟乱如雨落。
山僧拾以待客,
过冬成饼几何?
过冬成饼,成饼几何?十七在心里默诵数遍,暗思今日也怪了,怎么尽是些不详之言?看来那如水长老说得不错,这趟去歪头崮,才是她们的结果。联想到自己转世后的七折八难,她都忍不住有些期待了……
转过狮子崮,沿花枝台山麓迤逦下行,歪头崮渐渐映入眼帘。见这山一峰插天,三面悬崖,仅东南坡有一条小径可通。若冰等人刚到山下,就听到山半腰有人询问:“哪来的?”“法云寺!”小和尚仰面答道,然后手脚并用,带她们向上爬去。
来到山半,若冰等方才发现,山顶树林里已经聚集了一些避难的百姓,几个山民堆了些石块木棒,守在路口。小和尚把布袋放在山石上,拱手告辞:
“这袋里的栗子饼,可充数日之粮,女施主先到林子里暂避。我这就赶回去白银之歌,寺里要做超度长老的法事。”
若冰伸手把布袋接过来,和花神、十七来到树林里,找个避风处坐下。见周边百姓,有的已经搭起了帐篷,做好了过日子的准备。嘴里叽叽喳喳地说着兴安族大兵所到之处,烧杀抢掠的惨状,又抱怨朝廷官军软弱无能,鱼肉百姓。还好他们看着几个新来的年轻女子皆貌比天仙,品相不俗,略带畏惧之心,没人过来相扰。十七和花神每人吃了几块栗子饼,若冰身上还有自带的干粮和咸菜,取出皮囊,各自饮了几口,然后蜷在草丛里沉沉地睡着了。
若冰和花神都是走路倦了的人,这一觉就睡到太阳西下,暮色四合。还好十七虽无仙力,内心惊醒,只不过略微打了个盹儿,思绪一直在前世今生浮游。忽闻山下传来嘈杂之声,有一男一女在距离她不远处窃窃私语:
“我看正是这里,山顶上又住着百姓湖北银联商务。香玉女官昨晚吩咐说,佳康大国师随太后大军行动,夜观天象,说九尾狐星相应在此处。我先在这儿守着画龙点睛造句,你速去通知娥江、雨荷她们。”
“战士,不是我说你,你刚才在山口,拔刀相向,差点杀了那个过路百姓。毕竟你这条命,当日是那百草园三清大夫所救哩……还是我守在这儿,你去报信吧,也比我脚程快些。”
九尾狐星相应在此处?九尾娘娘来了!十七心里一动。没想到花神也醒了,牵了下她的衣襟,说:
“这个女的,是那锦绣房的枫叶姑娘,当初常陪一个顺公子,到暖春坞来……”
喔,那个男的,莫非就是当日中毒的兴安族勇士?十七回想起往日情景,正要起身一看究竟,没想到守在山半的百姓发现了下面有人,大叫兴安族马奴!石块冰雹般向悬崖下打去。
就听霹雳般一声炸响,那个兴安族武士非但没有被打下山崖,反而象头豹子窜了上来,怒吼连连:山贼流寇,焉敢伤我!舞动着手中的流星锤,几个山民当场毙命。
“你,你又在行凶杀人?!”同行的女子一惊之下,声音都变了调儿,跟着从崖下跳了上来。
这时若冰也已经醒了,一见有人血溅当场,就要上前,看到刚刚从崖下现身的二人,更是惊讶地说不上话来:
“你,你,怎么会是你们?”
3
却说这对从悬崖下飞身而上的男女不是别人,正是锦绣房枫叶和她那兴安族兄弟。
且说当曰锦绣房在大峡谷行动中金俊熙,因顺公子身陷古冢,突然失踪,不得不无果而终。从此因黄太后大举用兵在即,香玉女官接到命令,要她们详细勘查穆陵关周边地理和气候特征。只是千算万算,谁也没想到九尾狐就象她凭空消失那样,毫无来由地又冒了出来,让兴安族兵马功亏一篑,关前折戟。
本来黄太后在用兵前,担心她们遭当地人报复,已安排锦绣房撤离。这次青丘狐族果然象马皮书上预言的那样,坏了黄太后大计,她不由大怒,于是又调拨一队精干将士,由香玉女官率领,再次深入东镇沂山,白浪滩头,务必要把青丘狐类遗种一网打尽。
在此期间香玉女官把宇战士送回草原,由御医调治,内功业已恢复。黄太后大举用兵,宇战士随军行动,又主动请缨,来沂山参加捕杀九尾狐行动。一方面他曾来过白浪洲,也算是熟悉这儿的环境;再就是出于私心,他在此地吃了大亏,差点儿坏了性命,希望能够再遇上那发镖少年,以牙还牙,报仇雪恨!
这次奉命搜山,他和枫叶姑娘一起带领百余名士兵来到歪头崮。先命封住路口,两人才施展轻功,到悬崖上查看动静。谁知几个守山的太惊觉,这才先下手为强,取了他们性命。
这边若冰人刚被惊醒,却是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枫叶姑娘,和当日父亲用祖传神技三昧针救回来的兴安族勇士,又眼见他凶残成性,杀害百姓,更是惊讶地说不上话来。
而当日宇战士中毒昏迷,若冰认得他,这兴安族武士却不识得大夫之女。眼见又有人出头,吴必胜宇战士心道莫非此女就是九尾狐化身?于是上前一步军枭辣宠冷妻,不容分说,兜头又向若冰打去。
若冰身上却有武功,只轻轻一摇身子,躲了过去。宇战士还要上前,已被枫叶死死拖住:
“不可!她正是我二人恩公的女儿!”
原来当初枫叶为救这位兴安族兄弟,允下三清大夫,从此不伤汉人性命,事后虽曾对宇战士说明,却没对他形成约束力。因为他们这些武士,从小受到严格训练,只知效忠太后一人。他们就是太后手中的刀,太后指向哪里,他们就杀向哪里。每次大的战役,都会血流成河,伏尸千里,要想不伤及无辜,谈何容易?所以枫叶自己反而受累,步步惊心,唯恐宇战士闯下大祸,害她违背誓言,负疚于人……可今天偏偏就赶上了,把她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吴育婷。
悬崖上这么一闹,山上的人都给惊动了。百姓们惊恐地聚在一起,避向树林深处。可山顶就这么大,一个弹丸之地,能藏身的地方实在有限。十七和花神紧紧偎在若冰身边。宇战士人被枫叶掣住,却虎视耽耽,往她几个脸上溜了一眼决战风铃渡,疑心道:
“这荒山野岭,哪来这么多绝色美女?大夫家闺女当然不是,那两个呢?!”
他挣了一下,枫叶死死拽着流星锤链子不撒手。他一声低吼骨嘴沙皮,干脆弃了双锤,拔出腰刀向花神捅去。
宇战士先心疑花神九天真龙传,自是因为她容貌倾国倾城,又是舞女身份,一副千娇百媚狐狸精的样子。可花神转世之后,先天不足,所以没有习武,平时全仗着月桂行事。此时看到有人要杀她,反而呆住了,竟忘了闪避。
若冰一见不好,就要出招,苦于手中无剑,只好拼命把花神往自己身后一拉。谁知身边有人比她更急,十七一看花神遇险唐璜的回忆,劈手就向宇战士弯刀抓去。
这一下不光把花神吓懵了,连宇战士也愣住了,他把刀停在半空,疑道:
“你,纤纤兰花指,空手入白刃,这是什么上乘功夫?”
花神则胆战心惊地嗫嚅道:
“你为什么要舍身救我?”
可宇战士一滞之间,见十七并无后招跟进,知道自己上当了,于是扭转身形,反手一刀,又向十七抢去。
可怜十七虽有了前世记忆,却无为狐的法力,只好张皇失措,向后退去。眼看已退到悬崖边,避无可避了,宇战士大喝一声,一记黑虎掏心,向她胸口扎去。十七把眼一闭,耳边却有一个女子赵紫涵,用温和的声音对她说:
“谁说你的兰花指不能杀人了?打他!”
十七只觉浑身打了个机灵,她不假思索,信手一挥,顿见有股剑气从指尖射出。

上一篇:老板办公室风水海滨小学获舟山市五子棋竞赛少儿组团体第一名-舟山定海海滨小学

下一篇:沃土英魂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数据处理流程框架解读-地信联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