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内容

汉中门户澳洲人集体抵制悉尼华人区公寓,他们到底在愤怒什么?-AUKE澳客

52 全部文章 | 2017年10月15日
澳洲人集体抵制悉尼华人区公寓,他们到底在愤怒什么?-AUKE澳客


悉尼华人区一栋普普通通的全新公寓楼,一夜之间遭到大量投诉和抵制,被推上了澳洲主流媒体的风口浪尖。
这事儿,开发商自己估计也没料到。
事情的起因很简单,在悉尼西北华人区Epping的Cliff Road路旁,一座价值3500万澳元的全新住宅小区刚刚落成。小区大门口砌起了一栋砂岩墙,上面雕刻了三个笔力遒劲的大红字:翰林苑。

小区入口处的砂岩标识
图:Daily Mail
小区里还有一个太极阴阳图案的小广场和一个传统的金鱼池,整体配置看起来很是中国风。

小区内部地面的太极图案
图:Daily Mail
Epping素来以优质学区闻名,故而吸引了大批重视子女教育的华人来此安家,“翰林苑”也许言过其实,但也算不得什么石破天惊的小区名称。没成想,这个小区却惹恼了悉尼本地的居民。
由于这个标志就竖在人来人往的大路旁边,当地居民看着这有如天书般的三个中文大字,根本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,纷纷表示心里很不是滋味,不断向媒体和政府发出投诉蒋木木。

澳洲电视台对这一事件的报道
图:7 News
一位居住在当地的Kate Chivers女士对媒体说:我们这些讲英文的居民,感觉自己被“排除在外”了。
这位女士自己也是一位公寓买家,她想给自己的儿子在Epping周边买套房子陈信维,却经常被告知,“这套房子主要是面向中国买家的汉中门户。”
“翰林苑”小区的开发商Arise Construction的发言人John Zhang告诉媒体,树立这样的汉字招牌,目的就是为了招徕中国买家,这也不是什么秘密。

澳洲电视台对这一事件的报道
图:7 News
许多愤怒的居民向Epping所属的Parramatta市政府进行了投诉。
市议员Lorraine Wearne认为,商家这种只放置中文标识的行为是很“冒犯(offensive)”的:“这是用我们的学校作为卖点,来吸引那些不会讲我们的语言的买家。这让我感到很困扰,而且显然也让Epping的居民感到很困扰。”

Parramatta市议员Lorraine Wearne
图:7 News
Lorraine Wearne说:“这一带的居民觉得自己被排除在自家之外了。”
她还说:“我们包容这些来自中国的新居民,而我坚信,这些来到澳洲的新居民也需要融合于我们。”
该标识违法吗?会被拆除吗?
市议员Lorraine Wearne表示,她对于非英文的标识并没有意见,只是希望能够同时提供一个英文版的翻译,好让讲英文的人能够理解。
不过,澳洲并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所有招牌上都必须含有英文翻译。事实上,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甚至没有硬性规定的“官方语言”,英语只是因为使用的人数最多,而成为事实上的官方语言。

在悉尼的少数族裔聚居区,随处可见非英文标识
图:Daily Mail
也就是说,仅从语言角度来看,树立起一个不含英语的标识,并不违反任何法律。
但在“翰林苑”事件里,有人发现该标识是开发商在法规Section 96下向市政府申请的小矮人贝贝,该规定可以允许开发商建立一块砂岩墙标识,但不允许其面向街道。

澳洲电视台对这一事件的报道
图:7 News
现在这块“翰林苑”砂岩标识,可以看到它很明显是完全面向街道的。所以,从这个角度上,这块标识涉嫌违规,不排除会被市政府勒令拆除。
这不是第一次江婷琳 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
虽然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这块标识最终命运到底如何,但经过媒体报道,这三个汉字在澳洲掀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,一时之间,网民纷纷对这件事口诛笔伐。

说这是对我们的“冒犯”都是轻的了。

简直离谱,政府应该叫停这种行为。

太差劲了。澳洲人居然被排除在外华天韵。为什么我们的国家允许这种事发生?他们在一点一点地侵蚀我们的澳洲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投票这么重要斗鱼洛天神。
其实,澳洲人排斥只有汉语的标识,这也不是第一次。
2014年,就曾有悉尼的中餐馆因为在玻璃窗上贴出中文用工告示,涉嫌用工歧视而受到媒体和相关政府机构的调查。
虽然前文说过,澳洲的标识并不是必须用英文,但如果一家店“只招中国人”,就涉嫌根据种族雇佣员工,是违反新州反歧视法的行为。

澳洲媒体对一家中餐馆涉嫌歧视事件的调查
图:The Daily Telegraph
如今,悉尼各大火车站上随处可见的纯中文广告牌,也激起了很多本地人的不满。偌大一个广告牌上写满了本地人看不懂的汉字,这种现象频频登上澳洲媒体。

澳洲媒体对全中文广告牌的报道
图:The Daily Telegraph
在这种情况下,有很多澳洲居民不断在网络上呼吁,要求政府立法,规定所有外文标识都必须含有英文翻译。
口水战的背后是什么?
根据2016年6月发布的最新澳洲人口普查数据,在澳洲的华人总人数已达到约121万,普通话成为澳洲除英文外使用最多的语言。在过去的25年间,来自中国的移民占澳洲人口的比例更是上升了500%。
这一数据发布的当天,《每日电讯报》的头版就写上了:“欢迎来到华人城”,听起来多少有点酸溜溜。

《每日电讯报》2017年6月28日头版
图:FreeMags.cc
随着中国移民的不断涌入,澳洲普通百姓和商家迅速站进了两个不同的阵营。
商家眼里的中国人是厚厚的荷包与满满的商机,他们不遗余力地讨好中国买家,招聘会讲中文的营销人员、购买中文媒体的广告、开微信公众号、请中国网红代言、逢年过节各种恭贺中国人……

澳洲零售巨头David Jones和兰蔻的中国新年联名广告
图:SBS
另一边则是被“冷落”和被“排挤”的本地人。对于普通居民来讲,移民带来的长期宏观经济增长是他们无法直观感受到的,他们能直观感受到的只是曾经宁静祥和的小日子遭到“破坏”:房价更高了、孩子入学更难了、工作机会更少了、城市交通更拥挤了……
现在可好,走在大街上,看不懂的字儿也越来越多了金元俊。
比较清流的是澳洲的亿万富翁Dick Smith,他可能是澳洲知名企业家中唯一一位公开反对移民的。
作为一个曾经的电器零售业巨头(他所拥有的Dick Smith电器连锁店在2016年宣告破产),他自掏腰包100万澳币,在多家电视台上打广告表示反对移民进入澳洲。他认为移民在带来大量资本的同时,也将“摧毁现在的澳大利亚”,夺走澳洲人子孙后代的工作机会。

Dick Smith自费制作投放的反移民政策广告
图:dicksmithfairgo.com.au
说回到“翰林苑”事件,Epping本地居民们嘴上说的是“这个标识我们看不懂,感觉自己被排挤了”,实际上,他们没说出的潜台词是,“中国人太多了,我们澳洲人快要没地方住了”。
“翰林苑”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事件,它与每个月都要上一次澳洲媒体的“中国人抢奶粉”“中国人抢豪宅”一样,是澳洲本地人长久以来对于资源被“抢夺”的积怨出口。它们的背后,是在移民不断涌入的背景下股海牧童,澳洲人对于住房、教育、职业发展的焦虑。

悉尼的中国城
图:Flicker
作为中国商家,既然在澳洲做生意,使用本地人能看得懂的语言,与人方便,这自然是值得提倡的好事。只不过,本地人的怨气,远不是中国商家在标牌上写个英文就能解决的事情。
从长远来看,人不可能只是“消耗资源”,而不“创造资源”,中国人抢购奶粉也好、抢购住房也罢,实际上带来的是澳洲的就业岗位张又侠的父亲,刺激的是澳洲的经济发展;但从眼下来看,本地的新妈妈买不上奶粉,毕业生找不着工作,小夫妻买不起公寓,这些可不是只靠讲大道理就能解决的实际困难,这些人看见中文就要骂两句娘,也不是不能理解。
在未来,中国移民也许还会不断地增加,中国资本也许还会不断地涌入,澳洲人的消费习惯、文化信仰、生活方式也许还会不断地受到来自中国的冲击。
在这样的未来里,来自中国的移民和澳洲本地的居民,到底要怎样融洽地相处转世圣女,或者说,到底能不能融洽地相处,谁也不知道。
↓↓小调查↓↓

编辑:小野喵子
图片:Daily Mail,鞠倩伟 SBS, The Daily Telegraph, 7 News

上一篇:短丝土工布拘留49人,问责295人,约谈409人,海南公布环保督察整改最新情况!-万宁发布厅

下一篇:河蚌养殖秋季吃火锅竟然还有这些好处呢?-蓝海汇洲